1. <form id='accbfc'></form>
              <bdo id='accbfc'><sup id='accbfc'><div id='accbfc'><bdo id='accbfc'></bdo></div></sup></bdo>

                  娱乐场

                  2018-11-06 09:23:08 来源:凯发娱乐

                  2005年美元对世界主要货币走出了一轮强劲上涨的行情,到12月初,美元加权汇率已比年初上升了14%,其中对欧元上升了14.8%,对日元更上升了19.5%。

                  世界资本主义在进入“虚拟资本主义”新阶段后,必然会逐步放弃物质产品生产而转向虚拟产品生产,并以此同从事物质产品生产的其他国家进行交换,这种国家生存状态的前提条件是必须拥有货币霸权,以保证国际资本能源源不断的流入,用来弥补其日益扩大的贸易逆差。所以,在虚拟资本主义时代,世界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宏观政策重点,将不是保持住本国物质产业的竞争力,而是保持住本国货币的强势。

                  2000年以后,美国股市泡沫破裂,又转而依靠制造房地产泡沫来维持国内的消费繁荣,并靠把大量按揭贷款证券化来吸引国际资本流入美国的债券市场。但是由于房地产市场的泡沫化程度越来越高,使国际资本产生恐惧,靠制造房地产泡沫也难以吸引国际资本流入,就出现了2002年下半年以来美元连续三年的贬值。从2005年年初到年末,欧洲股市大涨了18%,日本股市大涨了37%,可美国道琼斯指数的涨幅为“0”,靠重塑美国股市的繁荣来吸引国际资本流入已经不可能;而房地产市场在美联储第11次加息后,长期抵押贷款利率终于走高。根据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2005年,美国新屋销售11月份比10月份大幅度下降11.3%,平均房价下跌了4.1%,到10月底美国未卖出房屋高达287万套,创下20年来最高纪录。由于房地产市场释放出大量泡沫将要破裂的信号,已经引起自10月份以来美国的住宅抵押贷款证券价格下跌了2.5%,标普500指数中的房地产板块指数也下挫了8%,所以美国用房地产的泡沫化繁荣来吸引国际资本流入,也行不通了。

                  如此,美国祭起吸引国际资本流入经济手段中的最后一个“法宝”,就是加息。

                  2006年美元的加息步伐是停不下来的,因为欧元和日元都可能在2006年出现加息过程,美国如果不能保持与欧元和日元的相对利差水平,国际资本的流入就会停止,甚至会倒流。但是,继续加息又会在2006年或是2007年的某个时刻捅破美国房地产泡沫,引发美国的金融风暴和经济萧条,结果还是美元的崩溃。国际货币与金融市场在2006年所酝酿的风险,空前地增加了。

                  以前,国际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加息与减息周期趋于同步,是因为二战后出现主要资本主义国家间的水平分工体系,这种水平分工体系使各资本主义国家间的产业、贸易和投资联系日趋密切,因此经济景气的周期也趋于同步,所以当美国有调整利率要求的时候,也必然是其他主要资本主义国家需要调整利率的时候。但是在冷战结束后,随着国际产业资本向发展中国家大规模转移,发达国家之间原有的水平分工体系就被打破了,景气周期的同步性也随之被打破了。例如,当美国经济在2003年出现新增长高潮的时候,欧洲的经济景气却正在下降,日本则还处在缓慢回升过程。

                  更重要的是,美国这个世界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在现阶段已经率先走入了虚拟资本主义,这与欧、日各国这些处在虚拟资本主义边缘的国家产生了反差,目前欧、日各国政府都极力反对加息就是因为他们的政策目标还是要振兴本国的物质产业。由于经济周期与调控目标不同,使美元看准了可以用加息所制造的利差来吸引国际资本流入,但欧洲各国和日本经济也有要过渡到虚拟资本主义阶段的趋势,也由此产生了加息的要求,并逼迫美国继续提升利率,而不会配合美国要吸引国际资本流入的要求,如此,美元危机的化解就没有了出口。

                  美元是2005年升值幅度最大的货币,由于中国人民币当年对美元升值了2%,而人民币又基本上是在钉住美元,所以人民币才是2005年世界升值幅度最高的货币。如果美元在2006年继续加息,美元汇率继续上行,则人民币也会继续对其他主要货币升值,这个趋势对中国的投资和贸易活动都会产生某种影响,那么应当怎样看这些影响呢?

                  从贸易层面看,美元如果在2006年继续升值并带动人民币对其他主要货币升值,是不可能显著影响到中国出口增长的。中国目前的出口商品生产成本,与美、日、欧在本土的同类产品生产成本比较,有着十几到几十倍的差距,所以即使人民币的相对升值幅度达到百分之几十,对于百分之几千的成本差距来说还是微乎其微,根本不足以影响到发达国家从中国进口产品的欲望。与中国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竞争的主要是来自亚洲发展中国家的产品,而亚洲是美元区,亚洲各国政府都采取了与中国类似的钉住美元的政策,所以亚洲其他国家的货币在美元升值的时候,实际上也都随美元对世界其他主要货币升值了。除非亚洲各经济体在2006年采取了降息和本币贬值的政策,突显出人民币的强势,才会影响到中国的出口增长,但是从目前情况看可能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2005年以来出于各种原因,东亚地区的泰国、印尼、菲律宾、韩国和香港货币当局都是采取了加息的货币政策取向。

                  从金融层面看,国外有些投行人士分析说,如果美元继续升值,而对人民币的升值预期继续减弱,可能会导致已经流入中国资本市场的外资大量流出,使中国的楼市与股市受到重创。这种推测也缺乏根据,因为流入中国的“热钱”不仅是想投机人民币的汇率,更是看重了中国经济的长期向好趋势,看重了中国资本市场与美、日、欧相比巨大的长期升值潜力。所以美元继续升值,可以继续吸引欧、日资本流出,却难以导致已经流入中国的国际资本大规模流出,顶多是向中国的流入速度下降。反之,由于美元所酝酿的危机越来越高,而美国金融体系又与欧、日金融体系联系密切,一旦发生美元崩溃,美、日、欧的经济表现会相对于中国更差,国际资本为了避险,流入中国的资本可能还会空前增加。国际投行人士中虽然不乏优秀和严肃的学者,但我对他们的态度一向是七分敬而远之,三分怀疑,因为他们是真正的利益集团,君不见当一家国际大投行拼命唱衰中国房地产的时候,却在他们认为最具泡沫化的上海楼市偷偷放入了2亿美元。

                  目前最大的危险,是当美元真正发生崩溃的时候,中国巨大的外汇储备怎么办?2005年中国的外汇储备突破8000亿美元,2006年则可能突破1万亿美元。近年来急剧增加的中国外汇储备中,有超过一半是流入中国的热钱,是用增发人民币买入的,而不是用物质产品交换的。在人民币利率较明显低于美元利率的时候,中国持有这些由热钱构成的美元储备,其成本负担还不大,甚至对中国有利。但是2005年中国外汇储备的增长,其主体已经是贸易顺差,2006年乃至今后一段时间,由于国内的生产过剩情况会更严重,贸易顺差增长会更显著,由贸易顺差所形成的外汇储备比重就会显著提升。这种外汇储备构成就会使中国政府极为被动,因为一旦美元大幅度贬值,中国人民用劳动血汗换得的外汇就可能在一朝化为乌有,损失将高达数千亿美元计,将可能超过中国两年以上的经济增长成果,这样大的损失是中国所负担不起的,也是不应由中国负担的,所以必须在美元还没有发生大幅度贬值前,尽快把这笔巨大的价值财富转化成实物财富,以应对即将到来的美元危机。

                  最近,一张购自上海古玩市场的地图在国内外引起极大关注。英国《经济学家》杂志近日公布了这张地图,BBC等数十家权威英文媒体也先后发布了该消息。这张地图已于今年1月16日在北京展出,网上也公布了照片,使得更多人有幸能够目睹。

                  这不是一张普通的地图,因为它不仅绘制了亚洲、欧洲、非洲、澳洲,甚至还有南极洲和美洲。根据这张地图上的说明,此图绘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是一张明永乐十六年(1418年)《天下诸番识贡图》的复制品,名称为《天下全舆总图》,反映了天下诸番向明成祖永乐皇帝朱棣进贡的场景。地图左上角有注文写道:“凡未加红圈者皆原图所未命名者”,即图上有红圈者皆是原《天下诸番识贡图》上的标注。

                  如果这张地图的原本真是绘制于1418年,不言而喻,它将产生颠覆性的后果:好望角是由葡萄牙航海探险家迪亚士于1488年发现,澳洲是由荷兰人于17世纪发现,南极大陆由美国人和英国人于1820年发现,美洲是由哥伦布于1492年发现。当然这些公认的发现反映的只是西方世界对其文明之外的探险与发现,由于真正第一个发现这些地方的人类并没有留下文字记录,更由于是西方人发现这些地区后,这些地区才开始真正成为全球化的一部分,因此这些西方人的第一次发现才具有重大历史意义。但现在这张地图的出现可能改变了一切,表明这些地区有可能在1418年之前就已被中国人发现,并记录下来。

                  此前不久,英国皇家海军退伍军官孟席斯出版了著作《1421:中国发现世界年》,并成为畅销书,他用3个证据“航海图”、“历史遗迹”、“当地人的DNA”证明中国人郑和早在哥伦布之前发现了美洲。而这张地图中有红圈标注“一于永乐十三年随正使太监马三宝等往榜葛剌诸番,直抵忽鲁谟(此处有一字模糊)等国开读赏赐至永乐十六年回京”。郑和原名正是马三宝,号称“三宝太监”。这张地图的出现像是一个奇迹,成为对孟席斯理论最有力的支持——而他的理论此前已获得不少中国学者认同。这张地图表明,中国人不仅首先发现了好望角、美洲、澳洲甚至南极洲,而且也明确知道地球是球形,并且掌握了投影制图方法——这种方法以前公认由16世纪末的欧洲传教士传入中国。

                  因此,这张地图引起了世人极大关注,同样也引发了激烈争论。笔者也怀着浓厚的兴趣,仔细阅读了发布于网上的这张深具颠覆性的地图,却发现了众多违反历史事实的疑点,现列举如下:

                  第一,原图在朝鲜半岛上红圈标注“高丽”。但史实是:1392年,高丽王朝的大将李成桂推翻高丽王朝,自立国王,明太祖朱元璋“诏听之,更其国号曰朝鲜”。因此明永乐年间的地图上不可能将明朝藩属国朝鲜的国名写为高丽。

                  第二,北方蒙古高原的位置由东向西分别红圈标注“蒙古”、“凶奴”、“鞑靼”。凶奴应是匈奴的误写,明代时中国北方早已没有匈奴的存在,当然更没有“凶奴”。另外,明代的蒙古族分为“鞑靼”和“瓦剌”两部,前者在东,后者在西,而地图上不仅没有“瓦剌”的标注,反而将原本在东部的“鞑靼”错误地标注在了西部。蒙古诸部是明成祖五次亲征的敌人,明初的地图不可能连敌人的方位也标错。

                  第三,地图中红圈标注“湖北”、“湖南”两省地名。而史实是:明朝一代布政使司(省)中只有湖广,湖北、湖南的建省是在清代,明代地图上绝无可能出现湖北、湖南二布政使司(省)的名称,却没有标注湖广。

                  第四,地图中红圈标注“安徽”地名。而史实是:安徽也是建省于清代。现代的安徽省在明代时属于南京(南直隶),而且明代根本没有一个叫“安徽”的地名,图上却将安徽与南直隶一同标注,违背历史事实。

                  第五,地图中红圈标注“琉球”于今天的台湾岛上。虽然明代对台湾没有统一的、固定的称呼,但“琉球”却自洪武五年(1372年)起即为明朝的藩属国,即今天日本冲绳,其地理位置在当时就很明确,绝无可能误以“琉球”称呼台湾。

                  第六,地图中红圈标注中国周边海域(黄海、东海、南海)为“大清海”,这一名称在明代记录中从未出现过。

                  第七,龚缨晏先生发现,地图的红圈标注“此地人多奉上帝,教名曰景也”,而以“上帝”这一汉语词汇译基督教中表示最高神的词汇(拉丁文为deus)是16世纪末利玛窦的首创。另外世人了解景教为基督教的一支,是1625年西安出土了《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以后的事,因此这些名称没有可能出现在明初的地图上。

                  第八,地图中红圈标注有“北直隶”和“南直隶”两地,而史实是,永乐十九年(1421年)才“罢北京行部,直隶六部”,难道这张地图已经提前三年标注了当时根本不存在的地名?

                  根据以上八点不符合历史事实的错误判断,这份地图不可能是明永乐十六年《天下诸番识贡图》的复制品,更不可能以此来证明是郑和发现了美洲、好望角、澳洲、甚至南极洲。笔者更进一步怀疑,这张地图也不是清乾隆二十八年绘制的,因为当时南极大陆还未被正在进行全球航海探险的欧洲人发现,更没有可能被当时还处于海禁状态的中国人发现。因此,这张地图可以断定是后人伪造的,历史不会超过200年(南极被发现的年代)。

                  据说这张地图正在新西兰怀卡托大学进行质谱分析以确定其真伪,结果将在近期公布。但不幸的是,用较为古老的纸张和墨水进行伪造,是奸商们伪造书画的基本伎俩。因此,无论其鉴定结果如何,都无法改变这张地图是近100多年内伪造的实质。这张图属于刻意作伪,伪造手段极其拙劣低下,不仅犯了以上八点致命错误,更有一些近、现代才出现的译名如“欧罗巴”、“亚细亚”、“南极”、“北极”、“地中海”等,尤其是那一句画蛇添足、图穷匕见的“正使太监马三宝”,恰恰暴露了伪造者的用心。笔者因此怀疑,这张地图根本就是现代不法奸商根据旧地图以及一知半解的历史知识炮制的伪造品。

                  结婚有什么好处呢?美国全国范围内的一项调查研究显示,它能让你的荷包鼓起来,你的个人财富将是单身者的两倍!

                  据路透社1月19日报道,本研究报告作者、俄亥俄州立大学人力资源研究中心专家扎戈尔斯基从1985年开始跟踪调查美国二战后的“婴儿潮”一代人,共有9055名当时年龄在21~28岁之间的美国人接受了调查。整个调查的跨度为15年,至2000年结束。

                  调查结果表明,单身人士财富增长虽然平稳,但速度很慢。从调查开始时,平均每人不足2000美元,15年后,他们的平均财富只达到了1.1万美元。但对维持结婚状态的人来说,他们积累的财富比单身者多了约93%。在他们婚姻的第10个年头,人均财富就已经高达4.3万美元,年增长率高达16%。

                  不过婚姻也可能是个“双刃剑”,如果一旦遭遇离婚,其财富积累速度开始放缓,而且在其离婚前财产状况就已经出现恶化了。调查显示,离婚者比单身者的平均财富还少77%。

                  扎戈尔斯基在报告中分析说,结婚致富的一大原因是,结婚会使夫妻双方获得“规模效益”。两人组成一个家庭后,会共同负担生活开销,这样比两个单身人士各自负担自己的开销更能省钱。而离婚却正好破坏了这种“生财之道”。扎戈尔斯基因此建议到:“离婚似乎是让你的财产流失的最快的办法之一,如果你真的在乎你的财富,就应该结婚并保持这种状态。”

                  就在北京、上海等地热火朝天上马TD-SCDMA预商用网的同时,有消息显示,中国电信正暗自在其腹地——南方的多个城市——备战WCDMA。

                  而之前,曾一度传言中国电信将于春节后承建TD-SCDMA商用网。最近,另一种隐秘的声音开始中国电信内部流走——“中国电信正在紧急召集各设备厂商上报各个3G标准的准备方案,并且要求进行测试,做WCDMA、CDMA2000”。

                  中国电信一位中层人士向本报透露,目前多家设备厂商已经根据中国电信的要求,在指定的一两个城市开始着力进行WCDMA的商用测试,被指定的城市中包括深圳,并且本次紧急征集方案的重点在于WCDMA。

                  关于深圳电信布局WCDMA的消息也得到了一位设备商的认同,他认为,3G对于中国移动、联通两家移动运营商与中国电信、网通等固网运营商的意义完全不同,“对固网运营商来说,最迫切就是拿到一张移动牌照,解决语音问题”。

                  上述设备商说,中国电信没有完整的移动运营经验,过去小灵通的布网相对简单,因而中国电信在基站、传输、配套、维护等布网能力上明显不足,匆忙上马尚处于襁褓之中的TD-SCDMA,不仅达不到推动与完善国产标准的目的,对中国电信这个誓死杀入移动业务领域的“新兵”而言,亦起不到练兵作用。

                  该设备厂商还透露,深圳电信近期已低调地与多家设备厂商一道建立多个WCDMA试验网,并就网络维护、基房建设、布网等方面进行相关培训。不过,他没有透露目前的试验与3G布局有何联系,但他评价说,深圳电信此举是“希望更深入地了解WCDMA的需求”。

                  记者从深圳电信数据业务部了解到,深圳目前准移动——市话通(即小灵通)——用户数多达75万,市话通基站1370个,无论是用户数量、网络覆盖还是无线话费收入,均处于中国电信各地领先之位。因而在未来3G时代,深圳将是中国电信与移动、联通争夺移动用户的排头兵。

                  “如果最终国家把TD-SCDMA分配给中国电信,那么电信现在大动作地准备WCDMA是有风险的。”一位设备厂商认为。

                  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电信并不愿意打一场无准备的战”,深圳电信人士说,很明显,WCDMA与CDMA2000在技术成熟与商用经验上已经走在TD-SCDMA前面,如果中国电信独自扛起TD大旗,电信在未来的3G战中必定依旧是落后的。他说,中国电信过去迫于政策的限制,被动采用技术上相对落后的PHS技术,发展自己的准移动用户小灵通是不得以之举,如果这种被动的局面再在3G时代重复,那么中国电信将失去“3G为中国电信争取到一张移动牌照”的意义。

                  该深圳电信人士说,从目前来看,电信的策略是两手抓:一方面,“如果真的像传言中让电信做TD-SCDMA的话,电信也会积极配合政府来做”;另一方面,出于对未来在移动业务上商业竞争的考虑,中国电信也紧张备战更为先进的制式,以争取更多机会。

                  “这在历史上是有先例的。”该人士说,他所指的“变通”方式早在中国电信上马小灵通之时已经有所表现,“深圳的市话通之所以不叫‘小灵通’,就是因为他根本不是PHS制式,而是和联通一样的CDMA制式”。

                  拨通深圳电信“10000”咨询台,服务小姐依旧可以坦然地告诉你,“我们的市话通和联通一样,也是CDMA的”,并以此作为营销手段。前述深圳电信人士说,除了深圳,贵州、云南亦有采用CDMA制式的小灵通业务存在。尽管受政策监管打压多年,但是中国电信的CDMA版小灵通还是顽强地生存下来,尤以深圳的“市话通”发展用户量之大,其重要原因便在于,CDMA这种制式先进于PHS。

                  参与中国电信WCDMA方案征集的一位设备商说,无论如何,WCDMA在全球都居于领先地位,“全球70%的移动运营商选用GSM标准,因而也有70%的3G运营商采用了WCDMA,目前全球WCDMA用户已经超过2500万户”。

                  一位中国电信人士说,正如2005年初,中国电信总裁王晓初公开所言,“中国电信希望在3G到来时有一张相对成熟的移动网络”一样,如果2G时代,在移动业务上处于弱势的中国电信是因为政策原因而只能被动选择一种边缘技术,3G时代,中国电信肯定不愿意落后。

                  那么,该人士说,无论TD-SCDMA的大旗是否最终落于中国电信身上,中国电信都会采取更为“灵活”与“变通”的方式,来使自己快速地强大。

                  无论如何,各方面对事件反应之敏感已经揭示了问题的严峻性。对中国而言,贸易顺差的持续无疑将进一步拉动外汇储备的增长,优化储备结构、权衡储备规模、改革外汇市场等一系列问题都值得深入思考。为此,本报特邀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哈继铭JP摩根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龚方雄、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亚洲区首席经济学家陶冬、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助理何帆共聚21世纪北京圆桌第72期,就涉及巨额外汇储备的一系列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

                  《21世纪》:中国人民银行近日公布2005年底中国外汇储备达到8189亿美元。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胡晓炼近期表示,将“进一步优化外汇储备的货币结构和资产结构,继续拓宽外储投资领域”。那么如何优化?

                  哈继铭:8189亿这一数字略低于日本2005年底8288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事实上,如果把人民银行通过汇金公司对三大国有银行的注资以及人民银行与商业银行的外汇掉期包括在内,中国的外汇储备达到8800亿美元左右,超过日本。估计中国外汇储备中三分之二为美元资产。我认为新增外汇储备中非美元比重将有所提高,投资领域的拓宽将体现在战略性资源的小幅增持。

                  龚方雄:其实“优化外汇储备货币结构和资产结构”这个说法本身并没有太多的新意,相关的调整几年前就开始做了。如果有新意,就是可能结构性调整的范围可能会扩大,包括一些其他的以前在外汇储备里通常不用的资产。比如,以前外汇储备主要是用于买债券,如公司债券或是美国国库券,以后也可能会增加新兴市场债券比重。

                  陶冬:我想胡局长所谈更多的是优化外汇储备的构成。减少国家外汇储备涉及到中国的汇率政策、资本项目管制等一系列结构性问题,而这背后又涉及银行改革等深层次的问题,恐怕不是胡晓炼局长一个人说了算。我相信她当时的讲话,更多是要考虑如何把外汇储备中的币种结构、资产结构进行调整,使这笔沉淀下来的国家资产能够得到更有效的利用,保值增值。

                  何帆:为了解决中国国际收支失衡以及由此带来的相关问题,首先应该减缓外汇储备的增长速度,缩小外汇储备的规模,这需要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战略做出调整,比如过去的发展战略过分强调出口,对进口仍然限制较多,过分强调引进外资,而国内金融体制的改革滞后,国内储蓄难以有效地转化为国内投资,对外资的优惠政策太多,地方政府为了引进外资盲目竞争,最近两年由于人民币升值的预期,热钱流入增加,为了防止热钱流入,需要加强资本管制,但根本对策则是进一步调整人民币汇率。这些政策不是央行或外汇管理局能够单独承担的,需要政府各个部门协调。在进行了上述调整之后,中国的外汇储备仍然可能规模较大,因此还需要优化外汇储备的结构。但是在目前消极的外汇储备管理模式下,为了保证安全性和流动性,外汇储备只能投资于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国债等,投资渠道太窄,真正做到优化是很难的。

                  《21世纪》:刚才几位都谈到了货币结构的问题,看来减少外汇储备中美元所占的比重是大家的共识?

                  陶冬:关于中国外汇储备结构的信息是不公开的,这是一个国家机密。市场上有传闻说,最高时70%是美元资产,但这两年美元资产数量有所下降,储备中一部分转为其他货币,一部分转至国企手中买入其他资产,例如石油、矿产等等,还有部分转到了汇金名下,成为银行改革的一部分。

                  龚方雄:对,调整过程实际上可能已经早就开始做了,美元资产的比重,我相信应该会慢慢下来。但不一定要卖原来已经持有的美元资产,而是可以通过增量调整的方式来实现。比如原来新增两千多亿,可能有70%放到美金,而现在只需要把40%放到美金里去,通过这样增量调整,增加这一部分购买美元资产。最终使美元占比越来越小。美元资产比例从原来的70%或75%,下降至50%或60%左右,但它还是占有一个较大的比重。

                  《21世纪》:为什么需要降低外汇储备中美元的比重呢?是因为美元资产有潜在的风险?

                  何帆:持有过多外汇储备的成本包括对本国货币政策自主性的冲击。外汇储备增加则央行不得不被动冲销,而冲销政策是要付出成本的,从长期看也难以持续。没有被冲销的外汇储备无形中带来中国货币供应量的增加,市场上的流动性增加,这部分流动性会流入房地产市场等,带来资产泡沫。美国国债收益率过低,美元面临大幅度贬值的风险,这都是保持巨额外汇储备,尤其是外汇储备中美元资产过多的潜在危险。

                  哈继铭:外汇储备的价值和收益受汇率、利率、商品价格和市场流动性等多种因素的影响。目前看来最大风险是美元贬值。美国经常帐户赤字高达GDP的6.3%,而且外债高筑。美元之所以在2005年坚挺是因为当时美国不断加息。但是,美国加息周期今年可能见顶,而日本经济的复苏将使日本央行逐渐收紧货币政策,欧洲央行已经开始加息,而且欧洲经济今年增速将有所提高,美元可望今年对日元和欧元贬值。

                  陶冬:美国正制造着历史上罕见的财政赤字和经常项目赤字,而且有长期化、结构化的趋势。亚洲各国,包括中国把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又周转回去买了美国国债,帮助美国平衡它的资金流向。但长此下去,总有一天美国债务负担会大到无法承受的地步。如果美国财政赤字再这么不断的积累的话,早晚是要出事。

                  给美国的借款是以借贷人的货币,而不是债权人的货币形式发的。从某种意义上就跟国内打白条是一回事。因此亚洲各国借给美国的巨额资金,有被美国赖账,或者通过发钞使债务缩水的风险,而且这种风险越来越大。

                  责编: